Xinye Tao | Blog - Topic - Collection - Resume | RSS

做梦日志 (2021 I)

# fiction, 2021-05-16

1-10

夜里,一栋摩天大楼内,不太明亮的土石甬道,道路两旁是商业街铺面,又像是仿古的木造房。我们一行人像西部片骑着马从客栈出来,走了很久到了尽头,是一间废弃的房子,我们躲进去生了火歇脚。后半夜听到人声,我小心地在门口窥听,突然有人推门探看,是一个环卫工打扮的人,问以前怎么没见过我们,他推着瘦长气罐在晚上每家每户打气,所有人房门上都有气孔,不知是催眠还是防止污染。我们觉得是时候出发了,互相用手持的气泵把背包里的空气都抽干,防止里面的东西被腐蚀。目标是大厦外的世界。

1-19

我们围在桌子上一块巨大的长型牛肉块旁,她们说是年幼的弟弟吐出的,棱角方正未咀嚼完整被消化液浸湿的些微褪色的牛肉块,我们死盯着它,没人注意脚下皮囊一样瘫软的弟弟。

1-23

朋友圈广州的初中有五颜六色的黑人。文艺表演上弹钢琴的小孩丢麦滚下了舞台。

2-6

A:

dxl在课上教平行四边形面积,我坐在最后一排。

一个女生搬到另一个教室,我去给她端了一碗水。 回来时前门关上了,我就可劲推开一个缝,原来dxl顶着门在讲题,可是力气没我大。我松手走到后排去,课堂已经变成老板在结对编程,ghz说了个fast path不持锁也没事。

B:

在一场爬立交桥梯子的比赛中,违反交规变成一个通缉犯。被送到一个屋子,里面都是恶劣的疯人,他们围斗我。

过了一些时候,看我不顺眼的警探来了,屋子里死人遍布,我坐在中央的椅子上,头部的皮肤被血浸透膨胀、开裂。年轻法医帅哥吐出一堆技术术语,警探似乎有些惋惜。

C:

在家自学胶转数工艺,对照画册试图复原“惹青堂”的品味。

3-2

闹钟已经响了,半梦到自己在学校影院的后排看日本B级片,依稀是个僵尸武士用太刀大打一通的故事。很快就放完了,我起身准备离场,没想到一个面相刻薄的主持命令大家都去登记姓名,她死瞪着我,没办法只好坐回位置等之后跟着人流混出去。现实中的困意来临,我在梦里合上眼小睡一会,不知觉地向左边女生慢慢倾斜,直到头几乎枕在她的肩上,似乎能感受到身体的热量。睡眼中,教室右边的大窗外天空蓝得耀眼,夏日傍晚徐缓的气息。后来jyz和lmz来叫我一起走,我赶忙收拾东西到讲台上写名字,还半途折回来看了看座位号,是61。

3-21

建房子的时候有人在竹子上刻下“反骨”,插入地基。马尔克斯式的恶霸来到战区,发现亲人和私生女被自己的士兵杀死,只因为暗号还没传递到偏远战区。

3-28

我赶到火车站,却没找到入口。跑到录音室一样的乘务员控制台,“请走旁边的通道”。

那是个下行的楼梯,通向了空旷的停车场,堆积着废弃垃圾和车辆。对墙中央摆着鱼缸,一个人躺在其中。

群氓打碎了燃烧瓶,火焰很是漂亮。我非常想拍照,却意识到没带相机,于是用手机拍了。这些精神病接着来追我。

半醒时急切地想看看手机上有没有拍下那些照片。

4-2

一个中年白男早上醒来,白色汗衫上点点血迹,还在一小口一小口地吐血,很暴躁地赶去上班。他在老富婆的酒店里表演喷水,跪在茶几前鼻子大喘气,甚至有流出鼻涕,接着清水从闭着的口鼻周围像花洒一样喷出来,落进金属罐子里。

晚上他回家睡觉。酒店的男妓把烟头摁在罐子里,那水已成猩红色,此时男人在家中吐出一口血。

我是个黑女孩,在楼上和痴呆黑男孩做爱,不时渴望楼下的他。

4-17

纯白的日光,纯白的房间。窗前摆着一排盆,里面放着白米盖满肥料。前住户弄的,堆肥太多,于是我用手把肥土拨开播种。

+------------+=======+ . (o)(o)(o)(o)|=======| .... /*/*\*\| ...... \ ........ Me > \ ............ | .....................|

往右走,窗子的尽头最后一面墙是米瀑布,有微微黄色的小虫洞,里面飞出红蓝羽翼的极小鸟,向落地窗外湛蓝天空飞去。

4-18

乘公交车赶火车。

右腿抖腿,被段老板狠狠地踩了一脚。脚很疼我开始骂他,然后扭打起来。总觉得胳膊腿提不起劲,打得很不痛快。

我们一路打到车尾,他突然抽出把瑞士军刀准备刺我。气氛变得惊悚,我后退的时候一个民工老大爷让我赶快下车逃跑,段一把揪住我问今年几岁。我小声地谎称18,他放走我了。


See also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