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inye Tao | Blog - Topic - Collection - Resume | RSS

做梦日志 (2020 II)

# fiction, 2020-12-21

8-14

阳光明媚,坐公交车过大桥,前方不远处另有一辆公交车作伴。

皮衣男骑着摩托跟在它后,轻易跳跃腾空驶上去。我这车的人都惊呼甚至叫好。公交车好像不耐烦了,之字形行驶,摩托如愿被甩下,旋转,手脚高速撞击车侧通风阀上的锋利叶片。被切碎,死了。

我们两辆车上的人都出来看热闹,交警也骑着摩托来了。地上夸张地堆着一串串手掌,都套着相似的摩托皮手套。交警告诉大家这些手掌都是死者过去从警察身上砍下的,今天他终于付出了自己的肢体,善恶终有报。

我于是仰天大笑。

8-16*

早上吃饭前去楼下选假阳具,店主很矮小且心不在焉,先给我展示一款粉色软质的,我嫌太小,他就又拿了一个超大号硬塑料的。我让他找软橡胶大号的,他翻了翻说找不到,我就跟他吵架还说要报警。

* 哈利波特重映夜

10-3

夜间在废弃大厦乘坐某种短途交通工具,一家人侧坐在带有五个座位的金属长椅上,分居135,我最前。还有陌生男人坐在4号位。 座椅沿着完美直线上下前后飞行,没有护栏和支撑,飞掠半成品的灰暗水泥,时而在楼栋间穿梭。冷风直吹,周围空无一人。

时间太长了,似乎4个小时还没到达。陌生人突然非常害怕,跳下去了。

中途在平层,爸爸下去捡什么东西,我们都催他小跑着赶回来。似乎一直有不详的预兆,我总觉得这侧的座椅扶手太脆弱。

10-5

我是孩子他妈,在家乡土房子生活。孩子下午回家,邻居家养的小黑狗特凶想咬他。奶奶生气用条凳把狗打死了。

第二天孩子死了,第一次闪回木门虚掩,儿子打开房门,人却消失了。第二次闪回是在院子里举行家宴,让孩子去屋里烧壶水。他抱着半身大的水壶进屋,烧好水后壶体滚烫,古朴纹路发红。房门依然虚掩,他放下水壶先去拉开门,开门后突然匍地不起,挣扎向水壶爬动。

我开始调查邻居诅咒我孩子的证据。又一个闪回,晚上邻居的卧室,丈夫受虐的姿势被锁在床尾,妻子引诱他同时念着经文。我想一定是以他为容器吸引魔鬼。

image
Basic Instinct, 1992

10-30

梦到海边的土屋,与朋友在松软凌乱的大床上入睡。阳光和海盐随着海风从没有窗框和门板的四壁吹进来。恍惚间听到门外有声,应该是杀手们来了。可我实在太困,从枕头下扯了把冲锋枪躲在半坐的朋友后射击。男男女女都死了,我想继续睡觉,却发现做我掩体的朋友也被射死了,发出了不真诚的哀叹。

11-2

新来了个美国博士实习生,见面之前先发了封邮件,询问我是否觉得公司工作太轻松,想不想与他一起创业挥洒汗水。我觉得他脑子有问题,准备回封邮件骂他。未来时代的电脑是类纸化的,我在黑色信折上用银色墨水写字,觉得不好看,却不知道怎么调出输入法。最后他来上班了,我与他寒暄了几句不了了之。回到我的办公室,同事的工位面朝落地窗。时间还很早,清晨的晖光剪影出他的座椅,我不确定他是否蜷缩在座椅里,走去确认他是否死去了。

11-6

爷爷,或是陌生人,住进家里,给全家亲戚朋友讲空降兵的故事,还带来了一卷一卷的钞票。一次我看到一沓遗落在地上,”Mr. Steve”,我主动交还给他。最后他要走了,说是给每个人留下些东西,我爸是最认真倾听的人,可大部分钞票已有归宿。我妈推着轮椅送老人下楼。楼梯间传来响声,我惊慌地出门查看。老人跌落在楼梯,妈妈神志不清地坐在轮椅上。我抑制眼泪,疯狂地寻找面巾纸。

11-18

实习生搞砸了,穿着黑色卫衣的领导开始用力地击打他的头颈和腹部,实习生的后脑反复地撞击着门框,我担心他会被打死,就用手包裹住他毛茸茸的脑袋。领导的殴打讲求理智和精确,可我仍在劝阻他。

12-11

金鹏哥在电影票手机软件里小窗找我,给我列了今天的电影列表,问我当代大学生喜欢看什么。他已经定了几部,某个活动要买几十张票,找我借了些钱。到了学校,是大学毕业考的模考,大家按身高排序来做男女分卷的试卷,要在一下午把三个学科都考完。考试前smt和zbk在聊天,她妈妈说以后长大了离开了,要经常去小时候的沙滩走走,偶尔回忆回忆。这个时候我有点想哭,大家都坐下准备开考,我展平试卷,”Let’s handle this the college way!”


See also: